母親教我的

Posted on 2010 年 05 月 02 日. Filed under: 感恩 |

母親教我的


    
尿布裏的大學生
     很小很小的時候,也許是在我真正懂事前,我就有了一個要上大學的夢想。我記得母親總是用一種非常自豪和喜悅的口吻說道:「我家小平,將來是要上大學的……」
     寫下這幾個字,我腦子裏立即顯現這麼一個場景:年輕美麗的母親,一邊在家裏忙前忙後,一邊喜氣洋洋、十分自豪說著這句話。好像那個還裹著尿布的我,已經接到了北京大學錄取通知書!
     母親具有一種非常樂觀明亮的性格。我很少記得母親在我小時候對我有過什麼責備和訓斥,看見她動怒,更是非常罕見的事。母親對兒子的種種期待和要求,我基本上是從她對我的各種鼓勵誇獎、以及在向左鄰右舍、同事朋友們贊美誇耀我的語音中分解出來的資訊。
     有時候我甚至會想:是不是因為我從小就很優秀,所以有關母親教子的回憶都是美好的印象。但這個想法一閃現,我往往就會滿臉通紅。因為我立即意識到,以我少年時代的操行,換了另外一個性格剛烈的母親,其實也可能被暴打和禁閉無數次。
     「我家小平,將來是要上大學的。」這句母親常常擺在嘴邊自言自語的話,簡直成為一種神的啟示,是我一生求學求知、追求真理的原動力,至今還在激勵我繼續努力,尋求生命更高的價值。在她老人家潤物無聲、春風化雨的教育方式下,我幼小的心靈,就深深地植入了她給我的人生路標。
     水的力量,最柔軟也最強大。母親就像一條河,闢出了我的人生河床和出海口。
     前兩年,我自己的大兒子進入大學入學申請的緊張時刻。有一次,他的考試成勣不太理想,我流露了一點失望,兒子為了轉嫁危機,憤怒地對我控訴道:「你從小就要我上哈佛哈佛,你知道你給我多少壓力嗎!」
     面對兒子的指控,我想起了他的祖母、即我的母親對我的教育方式。在上大學、以及在人生奮鬥的各種相關問題上,母親確實從來沒有給我什麼硬性指標和壓力。在我人生各階段,面對各種挑戰和選擇時,她只是讓我感到了她的心願和期待,從而也就讓我知道了我應該如何讓母親高興和幸福,也就知道了我的奮鬥方向(上大學嘛、找工作嘛、掙錢養家嘛!)……。於是,面對因為考試暫時失利而惱羞成怒的大兒子,我不禁對自己自責起來:母親沒有上過大學,沒有學過心理學,至今也沒有去過美國,但她卻知道,真正有效的勵志教育,就是鼓勵和贊美,暗示和誘導,而不是那種硬梆梆的要求和脅迫。
     而我在新東方從事的是教育咨詢,但至少在教育兒子問題上,做得還不如母親對我做的那樣好。也許,現在的我,還需要回到母親身邊,重溫她那種卓有成效的教育哲學(我本人,就是她教育學派的最佳範本),從中汲取智慧和啟迪,從而改善我自己的訓子方式說不定,還能給我已經感到疲憊的教育咨詢,帶來」春風又綠江南岸」般的震撼,重啟我心中最最強勁持久的澎湃動力母愛的力量。

隧道裏的風景
     望子成龍,是天下父母共同的夢想和心願。但不同的母親,教子成龍的方式,確實都不一樣。我的母親,有她自己的方法,而這種方法,後來也成為我自己苦心孤詣追求的人生智慧和藝術。
     2007年8月的一天,母親過生日。我的姐妹們帶著父母從老家江蘇泰興來到上海,為她老人家祝壽。那天晚上,我開著一輛別克麵包車,帶著父母和一大家人,去浦東某個餐廳吃飯。
     那天是週五晚上堵車高峰時刻,天下大雨,平時二十分鍾的路,我開了一個小時才到了飯店附近,卻又在一個拐彎路口,不知怎麼就迷失了方向,把車開到了通往外灘的延安路隧道裏。隧道堵成了一條長長的停車走廊,我心裏涼透了:要想過了隧道再返回浦東,恐怕今天大家只能吃夜宵給母親祝壽了!
     汽車裏一片沈默。大家都知道,今晚這個寶貴的聚會被我的駕車技術毀於一夕!我懊惱不堪,無比沮喪,各種自責的念頭紛紛冒了出來。
     此時此刻,車裏忽然響起一路沒有說話的母親那一如既往平和慈祥的聲音。母親說:」這樣也好,走走隧道,等於是觀光一次」。
     列為看官,當你讀到這句話,千萬不要以為我母親是在搞笑諷刺我。母親還沒有這麼深刻的幽默感。她老人家其實是在寬慰我,讓迷路的兒子不要因為一次方向性錯誤,再陷入一次情緒性迷亂中。她只是要在這看不見盡頭的隧道裏送給我一番勉勵,讓我安心開車,及早回到正確的道路上來。
     在隧道中尋找風景、在逆境中尋找出路、在黑暗中尋找光明、在絕望中尋找希望,母親對兒子言傳身教的人生哲學,簡直和兒子所服務的新東方那句翍名校訓如出一轍啊!
     這就是我的母親,她總是那樣無端樂觀、盲目積極、永遠光明、永遠看見事物好的一面。這個精神財富,成為我自己最寶貴的性格特徵之一,甚至是我認為最值錢的人生財富。
     欲知母親這種樂觀主義精神如何影響了我的性格和生活,請允許我再講這麼一件與開車有關的小故事吧〞〞有一段時間,我的司機辭職了,我決定不再找司機。想:自己開車也有自己開車的樂趣。但是,平時不太開車的我,在短短個把月之內,連續把車磕碰了兩次。雖然不是什麼大事故,但著實令人煩惱,尤其是我的太太,既心疼車,又心疼錢,還心疼自己嫁給了這麼一個愚笨的司機。
     在連續修車兩次之後,有一次,我把整修一新的車從車廠開回家。再次上路,在一個拐彎的時候,一不小心又碰到了牆角,再次把車門撞壞。太太坐在車裏,臉色鐵青,准備全面發作。這時,一個聲音,一個我自己都不相信是我的聲音,從我嘴裏冒出來。我居然用一種好像是發現自己中獎後大喜過望的聲音說:「太好了!一個月撞車三次,這證明一個真理我必須找一個司機了!」
     坐在旁邊本來要大大發作一次的太太,聽到我這個奇怪的反應,感受到極度震撼,半天才說出一句話來:「你這種腦子進水的樂觀主義,只有弱智的人才有,i真是服了you了!」
     很快,我找到了新的司機,從此,我的愛車再也沒有碰撞過!
     有其母,必有其子。母親在隧道裏尋找風景,兒子在撞車時想念司機。母親給我的這種積極樂觀的思維方式,成為我人生較少撞車、即使撞了車也不憤怒、也會迅速修復並避免再撞的重大精神財富。
     誰言慈母愛,只是身上衣服母親給我的樂觀積極光明向上的性格,就這樣幫助我渡過人生無數艱難時刻,我有過無數艱難時刻,但從來沒有過絕望時刻。因為,我有一位能在隧道中看見風景的母親,我還有什麼沒有盡頭的絕境?

艱難歲月裏的幸福
     母親的樂觀主義不知從何而來。這可能就是她善良美麗的天性,或者,也許這是她面對有時候並不美好生活的一種選擇。
     我的外祖母,是一個地主,60年代受盡歧視和壓迫,但我從來沒有聽母親嘴裏流露過什麼怨毒。我的父親,參加革命很早,本來可以做更大的官,但因為岳母的成份問題,仕途一直不順,但在我成長過程中,更沒有聽過母親有任何抱怨。母親面對人生種種委屈和壓力,表達出來的總是微笑和優雅,也許她心中也在渴望更加美好的生活,但至少她從來沒抱怨過生活的不美好。她總在盡自己最大力量,維持著我們一家盡可能美好地活著。
     應對生活的壓力,母親給的言傳身教至今使我難忘。我還記得,如果家裏的飯菜壞了,母親捨不得倒掉,會說:不要浪費,然後放到鍋里加溫之後把它吃掉。現在,我只要看見剩下的飯菜,就會想起母親的這個舉動,同時想,剩飯不該浪費,身體就可以摧殘嗎?但上帝保佑母親,給了她一副抗體特強的胃,我還真想不起母親曾經因為吃餿了的飯菜而住院的事故。
     小時候的記憶,充斥了母親為衣食住行而竭力奮鬥的往事。比如為了全家人的穿衣問題,給我印象最深的,是母親常常說買「零頭布」。所謂「零頭布」,就是布匹到了最後那些零碎的部分,價格相對便宜一些。我常常聽母親誇耀她又買到了多少「零頭布」,母親這種生活態度,深刻影響了我的生活觀念。我曾經在一本書裏,描寫過一個在北京艱苦奮鬥名女生的故事,我寫道:和許多誇耀其衣服昂貴的女孩子相反,沙玫總是得意而自豪地告訴我這件衣服多麼便宜……。勞動人民貧窮而有尊嚴的生活品德,在她身上閃閃發光。沙玫在這種逆境下展示的積極生活態度,總使我想起我的媽媽。
     這一段描寫,也許我是借沙玫這個美好女生的事跡,同時頌揚一下我的母親吧。母親給了我質樸的眼睛,我卻用它來尋找華麗。我自信擁有很不錯的審美眼光。但心靈深處,我對那種具備母親般質樸、勤儉、樂觀、善良品質的女性,總是充滿了更加崇高的敬意。在新東方的咨詢工作中,我傾注最大心血去幫助扶助的,就有許多這樣的女生。也許,這是我心中「戀母情結」的一種升華方式?但毫無疑問,母親的人格、性格、和品德,成為我一生接人待物、辦事處世的基本標准,成為我敝帚自珍的為人特徵。

母親教我的歌
     母親是所有兒子的巨翍,母親是所有女兒的史詩,母親是所有人最最崇高的女神。關於母親的故事,我們一輩子都講不完。
     還是去年夏天在上海給母親祝壽的那幾天,我帶父母出去吃飯,到了一家西餐廳。媽媽問我一些西餐禮儀,我就手把手告訴她如何使用刀叉,如何切割牛肉。母親饒有興致地模仿著、練習著,但她老邁的雙手,那雙曾經餵過我稀飯、洗過我尿布、買過我零頭布、掙錢養活過我們全家的雙手,已經微微顫顫,布滿歲月的滄桑。
     我拿過母親的槃子,替她把牛排一塊塊切好,然後,看著母親用顫抖的手,開心地把我為她切開的牛排送進嘴裏品嘗,心裏忽然湧上一陣感動小時候,媽媽不就是這樣餵我吃飯、教我table manner嗎?時光流逝,母親如今進入夕陽餘暉的晚年,而我,正是日炤正午的壯年人生。能夠為年邁的母親奉獻一份兒子的孝敬和關懷,讓她為兒子的孝心感到幸福自豪,這真是人生最大的滿足啊!
     想到這裏,我對生活充滿了無限感激,對神明充溢著無限感恩,而面對給與我生命與靈魂的母親,湧動著至高無上的大愛。
     一首歌,德沃夏克《母親教我的歌》,在我耳邊響起,我的眼淚也流了出來……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當我幼年的時候
     母親教我歌唱
     在她慈愛的眼裏
     隱約閃著淚光
     如今我教我的孩子們
     唱這首動人的歌曲
     我那辛酸的眼淚
     滴滴流在我這憔悴的臉上……
    
     寫完這篇文章,我告訴自己:要盡多地回家,看望我那健在的母親……。


廣告

Make a Comment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Liked it here?
Why not try sites on the blogroll...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